黑龙江省医院
纪检监察
您所在的位置 > 网站首页 > 纪检监察 > 清风名苑 > 正文

 

                              第10期

                                   黑龙江省医院        2017年3月10日

 

                    2017-03-31 15:11:37     作者:省医院行风办      浏览次数:  01                                                

 

                                       清风苑(2)

                              王定国的家国情怀

 

(二)

 伉俪情深

1936年底,王定国随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征战甘肃河西走廊。12月5日,剧团奉命慰问红九军,不料与马步芳的部队遭遇。王定国等30多人被敌人抓入牢房。“白天,不见太阳;夜晚,不见月亮。房阴森森,人孤零零,只有豺狼把牢房。”多年后回忆起被俘的境况,王定国写下了这样的诗句。不叛变、不泄密、不出卖组织,千方百计营救战友,是王定国那时的全部信念。

 1937年8月,党中央在兰州成立八路军办事处,全力营救被俘的西路军官兵,当时任八路军办事处党代表的是谢觉哉。经过多方斗争和努力,被俘的同志脱险了。组织安排王定国在办事处工作。经彭加伦介绍,毛泽东批准,1937年10月和谢觉哉结婚。在延安时期,王定国先后担任边区政府机关党支部书记、行政秘书、延安市妇联主任。

  王定国一直工作在谢老身边,偶然因事分离又总是书信往来。见字如面,是那个年代最纯情的告白。1953年5月15日,40岁的王定国送给丈夫谢觉哉一篇诗文:“谢老,自从我们在一起,不觉已近20年。互相勉励共患难,喜今共享胜利年。今逢你七旬大寿,我无限欢欣。正当可爱的春天,正当祖国的建设年,花长好,月长圆。为建设共产主义社会,祝你万寿无疆,祝你青春长远。”谢觉哉以“后乐先忧斯世事,朝锄暮饲此中天”诗相和。后来,王定国坚持写作,出版了《后乐先忧斯世事》一书,这本书遴选了她从1937年起所写的上百首诗词,更记载了她工作生活中的深浅不一的脚印。王定国25岁,敌人的弹片击断了腿骨;72岁,一起意外车祸使脊椎受伤;75岁,癌症切除手术在身上留下30多厘米的疤痕,可手术第二天就起床作画。“国姐出生天地间,犁尽万水千山难;血汗凝情思,留下珍珠串串。”这是开国少将杨国宇送给王定国的题词,王定国的诗书就是血汗凝成的珍珠。

                                                     清廉家风

  在延安时,陕甘宁边区开展大生产运动。王定国率领的生产小组种的蔬菜、养的猪几次在边区生产展览会上获奖。让王定国尤其自豪的是,毛泽东主席看了展览非常赞赏,亲自题写“再接再厉”的劳动模范奖旗作为嘉奖。毛主席常常风趣地说:“谢老好哇,堂客(即妻子)又勤劳又贤惠”,“谢老有福,有个贤内助”。

  20世纪50年代,王定国的孩子还都是小学、中学的学龄儿童、少年,多数又住校,王定国就利用周末时间从吃、穿、住等各个方面讲述自己从前的艰难经历,甚至包括给李家做童养媳的经历,帮助孩子们忆苦思甜,事无巨细地关心与教导着成长中的儿女们。

  而谢觉哉建国后担任内务部部长、最高人民法院院长。面对湖南老家过来投靠自己谋取职位的亲戚,他写了一首打油诗以示拒绝:“你们说我做大官,我官好比周老倌,起得早来眠得晚,能多做事即心安。”周老倌,姓周名奇才,是谢觉哉同村的一位勤勤恳恳的老雇农,在旧社会里一直给人当长工,辛辛苦苦干了一辈子。但他心灵手巧,能做各种酒菜,乡间婚丧大事,都请他去做饭,是一位可敬的老人。谢觉哉曾写诗称赞他。诗曰:“生来脸黑号奇才,诚实勤劳口少开;越吃苦来心越静,晚年耳更不闻雷。”谢觉哉的这首拒绝谋官者的诗显示了他为民为国的共产党人本色和清廉正派的风范。

 王定国受谢觉哉影响颇深,同样对家人严苛、对群众热情,对此大儿子谢飘曾经难以理解:母亲虽然为很多人写过推荐信,却从来没有在他考学、当兵、提干、复员直到退休的任何一个阶段为他说过一句话。

 1971年6月15日,谢觉哉与世长辞。谢觉哉去世后,按规定遗属可以继续住原来的房子。王定国却主动找到组织:“我不是遗属,我有自己的工作,我是什么级别就住什么房子!”随即遣散了秘书,退掉了司机,搬出了带院子的大房子。

 1984年是谢觉哉诞辰100周年,王定国和孩子们决定,将谢老生前省吃俭用收集的两万多册线装书(其中不乏各个朝代的珍贵版本),捐献给中央档案馆。

 80年代筹备长城保护协会时,王定国认为长城是中华民族的象征,但当时长城破坏严重,周边老百姓盗掘青砖修补房屋,这让她忧心忡忡。协会筹建之初,没有一分钱经费,王定国就找到砖窑,拉着烧好的砖,挨家挨户去换老百姓盗掘的长城砖。

 中国长城学会成立以后,王定国坚持“三不要”原则:不向国家要经费、要编制、要办公场所,王定国当时在北京东城区翠明庄的家成了办公室,工作人员日常吃饭在翠明庄附近的食堂,费用都是从王定国离休工资里扣除。

 当这些组织发展起来,王定国却选择了淡出,把名利都让给别人,也许在她看来,与吃水比起来,打井更重要。

 这就是王定国的“家国”情怀,从来不问自己该得到什么,而是总想自己该对国家做些什么。

 

 

                                                                                           校对:张玉敏 刘葳